Warning: error_log(/home/tsxlydtusbxzlmy/wwwroot/caches/error_log.php) [function.error-log]: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tsxlydtusbxzlmy/wwwroot/phpcms/libs/functions/global.func.php on line 449
湖北各地麻将玩法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夏冬令營     |   成功案例     |   拓展培訓     |   軍事訓練     |   真人CS     |   學生教育     |   聯系我們
  ★熱線電話:0315-2312811
             0315-57578555
  ★客戶服務

  公司電話:0315-2312811
  基地電話:0315-5757855
  24小時電話:18032522811
  公司地址:唐山市委黨校西
  樓319室
  基地地址:唐山市崛起軍事
  拓展訓練基地
  聯 系 人:付經理
在線咨詢
拓展心得
服務流程
相關鏈接
拓展項目
案例展示
首頁 > 拓展心得 > 正文
 
培訓圈警示錄:十問中國管理培訓業

 
 
 開 場 白

    企業培訓,我想一個應該是神圣而高尚的行業,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深入,國內各類企業對加強經營管理體系建設日益重視,于是,企業培訓業也就應運而生,這是十分正常和可喜的現象。與世界任何國家及地區一樣,健康而成熟的、有專業水準及責任心的培訓機構一定會給企業界帶來顯著及實效性的幫助。因此,培訓行業應該是代表著最先進管理思想和經營理念的朝陽行業,前途無量!功德無量!

    然而,本人今天在此不想歌功頌德,而是想講一講這個行業多年來我所看到的一些問題。有些話肯定不會好聽,也未必一定對,還必然會得罪一些人,但還是一吐為快吧。

    本人看到近幾十年來,這個行業部分從業機構及部分從業人員的發展模式以及所作所為,似乎在走向一條并不神圣也并不高尚,甚至可能是十分缺德而危險的歧途。盡管有些問題和現象是局部和個別的,但俗話說:一顆老鼠屎會壞了一鍋湯,恐怕還是值得引起關注及警惕的。

    在世界發達國家和地區,企業培訓從來都被高度重視。一個卓越并有遠見的企業一定會根據自己的戰略需求,總結出企業內各級員工能力及素質方面的“短板”,并因此量身定制設計各種極具針對性的培訓規劃,從而提高員工的工作能力及綜合素質,以符合企業發展的需求。

    然而,冷眼看近年來國內培訓市場的一些現象,恐怕未必能夠符合上述要求,甚至南轅北轍背道而馳。因此有以下質疑:

 

一問:“公開課模式”

    多年來,國內有些人看到企業培訓似乎是一個進入門檻低并能夠快速致富的發財途徑,因此非常熱衷策劃舉辦動輒幾百甚至上千人的大型、超大型培訓會。為求利潤最大化,他們會用各種手段把盡可能多的、未經任何篩選的所謂“學員”招到培訓現場。但問題是:此舉如何照顧到學員的實際需求?怎么解決他們的實際問題?怎樣保證培訓的實效?答案恐怕是——天知道!

    這種方式在改革開放之初,企業培訓初級啟蒙階段還無可厚非。但如長期存在,甚至成為一些培訓機構主要的盈利模式,恐怕就值得商榷。比如學校要分小學、中學和大學。如果一個人總是停留在小學階段,怎么可能進步?

    這種模式在發達國家培訓界幾無蹤跡,國際級優秀企業的培訓大多采取極具針對性的內訓模式。受訓人員一般會按自身素質及能力需求,充分利用企業的培訓福利,以“自助餐”方式選擇學習課程,而課程中受訓人數也會受到嚴格控制以保證培訓質量。

    例如:我曾見過一位在東南亞很資深的女培訓師為某大型企業做專題培訓,協議明確規定學員人數上限為18人,而現場來了30多人,該老師堅持不進課室,理由是照顧不到太多學員而無法保證授課質量。最后她情愿第二天免費再為超員學員多上一課,其敬業精神令人欽佩。而這種培訓價值觀恐怕是國內培訓界許多人根本無法理解的。

    通常培訓課程的主題、內容及培訓師也應由企業評審確定,培訓機構只是推介不能決定,因為你的服務主體是企業而不是你自己。

     而公開課模式則恰恰相反,培訓機構成為主導,削弱了企業的選擇權,長期如此顯然并不合適。

市場是敏感而殘酷的,近年來這些大型公開課的舉辦已日益艱難,迫使一些機構不得不轉戰二、三線城市甚至縣城,如何能夠持久?

    因此,此類缺乏實用價值和專業水準的,基本忽視企業及受訓者利益的,以滿足培訓方及培訓師個人利益最大化的大型公開課模式,是否到了應該有所收斂的時候?

 

二問:“學習卡模式”

    多年來國內一些培訓機構非常熱衷采用一種叫“學習卡”的盈利模式。千方百計向企業兜售學習卡,往往能快速斂聚巨額錢財。

    其實這種模式并不新鮮,早在70年代香港西餅業就曾經使用。廣東人有一習俗,兒女結婚時需向親戚朋友送“禮餅”,往往所費不菲。于是一些西餅店就推出所謂“餅卡”,即客戶可在平時每月購買一些“餅卡”存著,并且還有折扣優惠。日積月累,若干年后兒女結婚時“餅卡”已儲蓄夠用,于是許多人樂意購買。

    但問題是餅店利用“餅卡”快速斂聚了巨額錢財,還有心思起早貪黑辛辛苦苦去做餅嗎?當然沒有了。于是這些餅店紛紛突然“倒閉”,以致引起民憤及慌亂。最終由香港政府出面管制,情況才得以控制。

    此模式在今天的培訓界其問題與弊病與香港當年的“餅卡”如出一轍:培訓機構利用“學習卡”斂聚了大量錢財,還有心思好好做培訓嗎?進了口袋的錢還舍得再拿出來嗎?即便請老師講課,好老師價格高,不如請便宜的,結果培訓滿意度差,學員投訴,那就再在“學習卡”上打折扣,如此惡性循環,怎會有好結果?這種“學習卡”模式在發達國家培訓體系中同樣聞所未聞。

    因此,此類以快速斂財為目的“學習卡”模式,已越來越受到國內企業的投訴和反感,是否也到了應該檢討和有所收斂的時候?

 

三問:“大忽悠”模式

    企業管理是一門非常需要倚重實踐的學科,因此,相關培訓導師就必須具備非常豐富的專業知識及實踐經驗,因此有較高收入很正常。但任何事都不能過份,否則物極必反!

    近年來國內一些培訓機構往往利用各種五花八門的招數,忽悠大批盲目的學員,千方百計把他們騙進各種各樣的“培訓班”。他們制造現場瘋狂氣氛,再通過大批助手和“托兒”的誘導,把學員變成“提款機”,大量錢財莫名其妙、糊里糊涂就進了這些“忽悠大師”們的口袋。一堂這種充滿煽動和瘋狂的“培訓課”,竟然能夠暴斂幾百萬、上千萬的錢財!

    真正意義上的培訓,本該是一個使受訓者從無知到有知;從混亂到清晰;從感性到理性的一系列良性轉化過程。而培訓的本質當然也應該是施與(知識)和傳授(技能)。而大忽悠培訓模式則恰恰相反,他們是致力于使受訓者從無知到更加愚昧;從混亂到更加茫然;從感性到更加瘋狂的一系列惡性愚化洗腦過程,而培訓的本質也演變成“欺詐”和“掠奪”。

    更有甚者,個別培訓機構甚至采用“傳銷模式”,聽課學員還要幫助培訓機構拼命發展下線。這種方式曾引起公安系統的注意而被取締,但很快又死灰復燃,只是轉入地下更加隱蔽。

    中國經歷了禍患無窮的文革,又經歷了今天的改革開放,這種極大的環境反差造成許多國人的不安和浮躁。而浮躁的具體表現就是“盲目”——盲聽、盲信、盲從、盲動……

    這正是騙子們的天堂!于是培訓也就變成一些大忽悠們拼命斂財瘋狂掠奪的工具。長此下去,中國部分培訓機構似乎正在走向瘋狂和失控的危險境地!

    因此,這種類似洗腦、瘋狂斂財的大忽悠培訓模式,是否也到了應該急剎車的時候?

 

四問:“炒作”模式

    冷眼看國內培訓界,大約每隔幾年就會炒作一些新概念:廣告、CI、策劃、營銷、成功學、執行力、領導力……還把國學、佛學、道教、易經、八卦、西游記、三國演義、諸子百家、奇門遁甲……都搬出來與培訓掛鉤。還有什么“體驗式培訓、封閉式培訓、教練式培訓、宗教培訓、慈善培訓、終極培訓”……真是五花八門無奇不有。

    有人又每年炒作什么全國、亞洲、全球“十大、百大培訓師”、“十大、百大培訓機構”、“十大、百大咨詢機構”等名堂,說白了就是拿錢買排名,或者是自導自演搞排名。這種自欺欺人的行徑到底有什么意義和作用?大家似乎對此樂此不疲,直至企業無所適從而疲于奔命。“聽的時候激動,回去之后不動”,已成為國內許多企業對培訓的基本認知。

    而為了達到炒作的最佳效果,一些培訓機構又往往無所不用其極,什么點子都敢想,什么辦法都敢用:禁錮、洗腦、煽動、催眠、傳銷、拜師、下跪、呼口號、表忠心,當街爬行、甚至還有誘逼學員亂交的……

    一個合格的培訓師也應該是一個學者,而一個學者著書立說最起碼的要求和道德底線是:立論嚴謹、學說有據!學者不能象詩人,詩人可以天馬行空:“白發三千丈、飛流三千尺、九天攬月、五洋捉鱉”……

    一位學者(諾獎獲得者)曾經告訴我:學者立論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必須能夠“證偽”。即你的論點必須經得起推敲、論證、質疑,最終必需能夠證明“除此即偽”。因此,為人之師萬萬不可信口開河,否則就會誤人子弟。一代鴻儒弘一大師皈依佛門后,自認學才兩疏,終身遵循一個原則:“不為人師”!

    而在今天的培訓界則恰恰相反,一些人不但好為人師,還極盡炒作包裝之能事,推出的一些課程主題往往非常玄乎:一個老師說“細節決定成敗”,于是就出來五花八門許多因素也能決定成敗;有老師說能幫助企業砍掉成本,就有更多的“砍刀”出現;有人說聽他的課就能“業績倍增”(夠邪乎),就有人敢說能幫助企業業績如車輪般飛升(更邪乎)!如此似乎還不夠刺激,更有人說能夠設計“爆炸式營銷!”……

    為求課程宣傳包裝、銷售盈利,這些人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我就納悶:他們為什么不趕快去歐洲、希臘講課?中國經濟才在保7;發達國家連保5都費勁。你的招數如真管用,歐洲、希臘能管叫你祖宗!

    這個行業真是瘋狂了,過去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在今天中國的部分培訓市場,恐怕可改為:人有多大膽,培訓就有多大產。——上帝讓人滅亡、必先令你瘋狂!

    在改革開放初期,國內企業在經營管理方面的認知非常缺乏,因此,舉辦一些轉換觀念的、激勵斗志的、普及國民教育的課程是非常必要的,許多觀念本身也并無不妥。但三十多年過去了,企業培訓如果還是停留在炒作各種概念上,還是只能說不能用,無法提升致更加專業和務實的實效性培訓層面,實在是十分遺憾的。

    而如果一些課程內容連基本概念都是片面甚至是錯誤的,恐怕就會產生極大危害而誤人子弟!

中國人的同化及變通能力舉世無雙!例如:桑拿:舒服吧?洗個好桑拿,精神得老虎都敢打,到中國就變了味——凈跟母老虎打架去了……傳銷:國外不稀奇,一種銷售方式而已,到中國就成為大騙局……成功學:國外正常的勵志課程,到國內就成了“要想成功,先要發瘋”、“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人人都能成為李嘉誠”……

    一個農民耕地種菜養家活口,算不算成功?還有,僅靠財務手段真能有效降低成本嗎?其副作用?真正有效的“成本領先戰略”是怎樣的?商場上真的只有“藍海”和“紅海”嗎?企業在戰略失誤狀態下盲目追求執行力會有什么后果?細節一定能決定成敗嗎?企業只要滿足市場需求就真的一定能夠發展嗎?……

    這些問題專家們似乎都給了我們令人鼓舞的答案,但這些答案真能經得起推敲嗎?真能“證偽”嗎?企業管理培訓課程雖然不必象數理化學科一般要求嚴謹,但是否也要有最基本的立論依據?總不能信口開河滿嘴跑汽車吧?

    改革開放以來,國內企業大都缺乏基本的管理知識,因此對一些 “大師”所講的課程缺乏足夠的判斷力。往往認為老師講的就是對的,甚至盲目崇拜,這就會造成誤導的可能,而誤人子弟則罪莫大焉!

因此,此類以炒作為手段的培訓模式,是否也到了應該遏制的時候?

 

五問:“明星”模式

    年輕人往往喜歡追“明星”,但如陷入瘋狂恐怕就不是好事。現在此風似乎也吹到了培訓界,一些培訓師似乎也成了“大明星”,并且有過之無不及。

    問題:培訓師到底應該是“教官”還是“明星”?國內一些“培訓師”課程是東拼西湊抄襲的、案例是道聽途說拿來的,對企業管理根本就不甚了了,甚至一竅不通。但他們往往一上課堂就比打了雞血還精神,手舞足蹈極盡煽動之能事,再加上臺下助手及“托兒”們的瘋狂鼓動,簡直就是一場場熱鬧非常瘋狂無比的舞臺秀。現在似乎是跳大神的越來越像跳舞的,而搞培訓的倒越來越像跳大神的了!

   

如果你是培訓師,請試回答下列問題:

1. 你在教誰?教些什么?怎么去教?教學實效?

2. 你的學歷?你的經歷?你的資歷?是否勝任?

3. 教學主題?教學目的?教學大綱?教學資料?

4. 理論依據?邏輯關系?工具方法?成功案例?

5. 課前準備?企業背景?學員篩選?授課質量?

6. 假設你在教營銷,請自問:是否賣過咸鴨蛋?

 

    如果你想當演員、明星、表演家,那么是否走錯了地方?一個合格的培訓師(包括老師和教授)當然需要有良好的表達能力,但原則是:培訓師首先需要具備扎實的理論功底及豐富的實踐經驗。其首要任務和目的是“培訓”而非“表演”,更加不是“煽動”。因此必須首先確保培訓的目的、內容及實效,其次才是表達技巧,不能本末倒置!

    還有一些“大師” 擺起譜來特別難伺候。交通、吃住、接待不好不行!晚上沒有活動不行!沒有專人陪同不行!有的還要附帶家屬、助理,課前課后還要游山玩水。有些“大師”課后的揮霍甚至比課酬都高!更有甚者,有“大師”會在臨授課前突然要求加價!否則拒絕進課堂,這樣的伎倆還屢試不爽。如此流氓行徑簡直連妓女都不如!因為連妓女都懂得遵守“明碼實價”的職業操守!

   “中國好聲音”夠火吧?第二期贊助商從八千萬增加到兩個億,必然更火!劉歡卻退出了,明放著更多的票子不撈,跟錢過不去?腦子進水了?按劉歡自己所說,退出的理由是:不習慣夾雜太多與音樂無關的東西,那么,什么是與音樂無關的東西?不外乎是:炒作、包裝、緋聞、謠言、金錢、利益、門戶、派系、明爭、暗斗……

    而在國內培訓界,是否也有這些與培訓無關的因素?從劉歡的退出中國好聲音,國內培訓界是否也能夠得到一些警醒和啟迪?

    事實上,一些在國內“紅得發紫”的“大師”,在跨國企業的培訓課堂基本沒有生存空間。這一現象是否也能說明一些問題?目前國內培訓界的一些亂象,與國外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培訓運作模式大相徑庭。

因此,此類以明星式舞臺表演為手段的,缺乏實效和內涵的培訓模式,是否也到了應該遏制的時候?

 

六問:“造神”模式

    當人們對現實社會的一些現象產生信任危機時,往往會通過“造神”的方法來寄托或轉移自己的信任。

而神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沒有真實生命的神,如玉皇大帝、元始天尊、釋迦牟尼、南海觀音、彌勒佛、孫悟空、關二爺。土地爺、媽祖……還有耶穌基督、圣母瑪利亞……這些神通常無害,還會對社會穩定和諧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

    而另一種神則是有生命的,是活在當下的“活神”。這些“活神”講穿了就是一些自己給自己披上了神的外衣的“人”。事實上他們當然不是神,但又不愿意承認自己是人,于是他們成為介乎與神與人之間的東西——“妖”!

    這些鬼怪人妖有一個共性:都會自稱是某個領域的“天下第一”。于是各種標榜自己天下第一的“管理大師、營銷大師、策劃大師、經濟大師、國學大師、易經大師、中醫大師、宗教大師、太極大師、慈善大師”……比藏獒都多!

    案例:“中醫大師”張悟本說:“許多病是吃出來的”,有沒有說錯?應該沒有;張大師又說:“調整好飲食許多病可以吃回去”,有沒有說錯?有道理;他還說:“人要多吃五谷雜糧”,錯嗎?沒有。還說:“吃綠豆有助健康”,錯嗎?沒有;還說:“人要少吃油膩”,錯嗎?還是沒有。那到底什么地方錯了?

    恐怕問題的根源還是在國人的浮躁上。當人們對現實狀況不信任時(如目前國內的醫療體系),就會尋求其他途徑。正因此,各種張悟本之流(過去有嚴新、張保勝,現在又出了牛鼻子老道李一、太極神婆閻芳……)就會應運而生,以滿足人們的迷信需求。

    而此事如果能到此為止也并無大礙,充其量這個張先生也就是在養生方面有些心得。但浮躁的國人并不會因此滿足,他們不愿意承認他們相信的對象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希望在張大師身上寄托更大更高的期望。于是,張大師本人的野心膨脹,再加上具有更大野心的幕后專業操縱機構的“包裝策劃”,一尊人造的“神”便被供上了神壇。

    然而人畢竟不是神,事情也逐漸失控,人們開始盲目,真有病寧愿啃生茄子都不去醫院;每天吃連牛都吃不了的綠豆;神乎其神的宣傳;門診費暴漲……于是“神”的后面多了一個“棍”字,變成“神棍”,最后連廟都被拆了!

   問題是:類似張悟本這樣的“神棍大師”難道只是在中醫界才有嗎?在中國培訓界沒有嗎?只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更邪乎!

   事實上已經有一些“培訓大師”穿上了袈裟、披上了道袍裝神弄鬼大肆斂財。似乎披上道袍就是“神仙”;穿上袈裟就是“活佛”;整件紡綢大褂就是“國學大師”,大褂上繡兩條龍就成了“武林高手”……

   更離譜的是這些“大師”的衣物用品都會成為“圣物”,在現場拍賣出幾十上百萬的天價!說是會拿去做慈善,只有天曉得!再加上現場敲鑼打鼓捧場的、裝模作樣當托的……真是各路大師群魔亂舞,牛鬼蛇神“亂紛紛你方唱罷我登場”,只不知何時會落得個“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大師”的定義是什么?恕我孤陋寡聞。但我發現越像大師的人越不會自認大師,而越不是大師的卻反而會拼命自稱自認大師。

    何謂“大師”?能夠被稱得起“大師”的人,應該是在某一個領域內屈指可數、高屋建瓴的佼佼者;大師必須有大智慧、或懷大悲憫;必須能夠承載歷史、同時跨越時代;能夠對一個領域、甚至對一個民族、乃至整個人類的一代或若干代人都產生深遠影響的至圣至慧者!

    在今天國內培訓界,誰能夠達到這個高度及境界而敢于自稱“大師”的,站一個出來!

 

七問:“咨詢”模式

    馬克思說:“貪婪是人類的本性”,有道理!

    國內一些培訓機構只撈培訓錢似乎并不滿足,又把目光盯向咨詢界。于是在舉辦培訓班的同時,又紛紛在培訓課堂后面支起一張張小桌子,煞有介事的承攬起“咨詢”業務。甚至還給銷售部門制定“銷售指標”,一堂培訓課如簽不到幾百甚至上千萬的咨詢訂單就不算成功。

    殊不知企業培訓與企業咨詢在運作模式、專業要求、資源配置、專家結構、責任范疇等各方面均有極大區別。因此,冷眼看國內多年來許多培訓機構企圖涉足咨詢業,至今無一成功。也正因此,國內部分培訓機構不但自身混亂,還直接影響和擾亂了同樣十分混亂的咨詢業。

    目前中國太多培訓師基本處于“會吹不會干”的狀態,因此一旦因金錢驅動膽粗粗去做咨詢,往往立即露馬腳,成功率基本為零。

    從行業特性分析,企業培訓運作時間短,幾小時或最多幾天,因此比較容易“混過關”,所以在這個行業“混”的人也就比較多。

    而管理咨詢所需時間則長得多,往往需數月甚至數年時間,因此不可能靠混過關。所以一旦盲目涉足,十有九九會漏餡翻船。這就應了那句老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本人第一堂培訓課從溝通、備課到正式開講用了三個月時間。也從事咨詢行業多年,接觸一個咨詢意向到正式簽約,往往需經數月甚至更長的時間與客戶反復溝通。因此對當天聽課,當天簽署咨詢協議的現象實在感到匪夷所思!

    極具諷刺的是:在企業經營管理體系里所有可能發生的問題和弊病:如戰略不清、流程缺失、組織混亂、幫派矛盾、人才流失、獎懲不公、市場無序、客戶不滿、帳目不清……往往在國內培訓和咨詢界均會淋漓盡致的發生!教別人如何管理,自己的管理卻一塌糊涂,實在是十分滑稽的尷尬現象。

    據我了解,目前國內咨詢項目成功率不足30%,許多所謂咨詢機構往往只能收到咨詢費的首期款,形成一個個“爛尾工程”。一些所謂的“咨詢大師”甚至被人冠以“張首期”、“李首期”的外號(即只能收到咨詢費的首期款),實在是斯文掃地、臉面丟盡。

    每一個成功的企業都應該認真構建適合自己的盈利模式。看別人賺錢就眼紅,也去插一腳,恐怕只會事與愿違,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因此,一些似是而非、非驢非馬的所謂培訓加咨詢的機構,是否也應該冷靜冷靜?

 

八問:“院校”模式

    近年來國內許多院校、包括一些著名院校也非常熱衷介入企業管理培訓以及企業管理咨詢。這本身很正常,國外發達國家和地區的許多著名院校都會這么做。

    大專院校充分利用自身硬件設施及師資資源的優勢,在本校課程之外再面向社會、面向企業,舉辦一些培訓課程及培訓班,事半功倍,有利社會、有利企業——好事!

 

但此舉在中國卻有四個現實問題:

其一:中國教育體系本身已百弊叢生,除一些基礎理論學科外,一旦涉及社會實踐類學科往往成為軟肋。企業培訓恰恰需要極強的社會實踐經驗支撐,而國內院校專家教授多數強理論而缺實踐。一個不會游泳的人怎可能當游泳教練?一個連咸鴨蛋都沒賣過的人又怎么可能教企業如何經營管理?

 

其二:一些院校為了“向錢看”,干脆把企業培訓班“承包”給社會上的培訓機構,這下可就亂了套,這些培訓機構只要繳納一定的“掛靠費”,就開始自行招生、自請老師、自行開課。甚至為省錢干脆連老師都免了,自己赤膊上陣信口開講!其結果可想而知,“失控”已成為必然。

 

其三:有些咨詢機構會打出某著名學府的金字招牌,講好聽點叫“背靠大樹好乘涼”,講難聽點恐怕就是“拉大旗作虎皮”。還搞變相承包,不但無法保證咨詢質量,還會嚴重損害這些著名學府的聲譽。

 

其四:目前一些著名學府都在推出收費越來越高的“超級培訓班”,而宣傳重點往往是參加這些培訓班能夠獲取的“人脈關系”而不是課程內容。通過培訓認識多一些社會關系,本身無可厚非,但是否還是不能本末倒置?據說最近一些商學院突然名聲大震!政要、商賈、大款、名人、明星、名媛、名模……趨之若鶩,好像還有“名母雞中的戰斗雞”,真不知是喜劇還是鬧劇?

 

    高等院校,應該是一片最圣潔的凈土,他往往凝聚了一個民族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知識、智慧、良知、良心、以及核心價值觀。是一個民族精英的搖籃、希望的所在、家國的脊梁!

因此,任何一個成熟的民族和國家,都有他們引以為傲的高等院校,如英國的劍橋、牛津;美國的哈佛、耶魯、MIT……

    中國有沒有這樣的高等學府?有!有在我們中華民族萬分危亡之際奇跡般產生的西南聯大!西南聯大之后至今有沒有?當然……照道理……應該是……有的……但請恕我孤陋寡聞!

國內高等院校搞社會化企業培訓,本無可厚非。但如果也“向錢看”,同時缺乏監控,則會嚴重損害這些學府的聲譽,從某種角度看,這也是一種極大的“國有資產流失”!

    如果一個民族一旦對自己最高學府的品牌和信譽都產生質疑,則無疑是這個民族莫大的悲哀!

因此,這種無序的、混亂的、低質量的院校培訓模式,是否也到了應該大力整頓的時候?

 

九問:“慈善”模式

    近年來國內的慈善事業可謂問題百出新聞不斷,一些人假借慈善之名而行騙錢斂財之實,其行徑令人發指——禽獸不如!

    這股風似乎也刮到了培訓界。培訓界居然也出現了以“慈善”為賣點的運作模式。有人假搭培訓之臺、再借慈善之名、實唱斂聚捐款之戲。還兼“拉皮條”:承諾能幫學員與名人政要搭關系,以提高學員社會地位。話說得天花亂墜,但包裝得再好,其實還是為了一個字——錢!

    慈善當然是好事,但如果是“偽慈善”?是假借慈善之名行斂財之實呢?何為“慈善”?“慈善”由“慈”和“善”二字組成,因此有兩層含義:其一為“慈”,慈由心生,故必對蒼生萬物因悲憫之情而生大愛之心。因此慈悲之心就必須無私無欲。一旦心存私心雜念,則“慈”將何存?

   “善”則當理解為動詞,必須有所行動,是為“善舉”。行善還須不圖回報!假借行善之名而欲達到其另外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或滿足其私欲,則更不可取!要知道:披了羊皮的狼要比赤裸的狼可怕得多!

 

因此,我想也應該勸誡某些人:

假借行善大肆斂財——人在做、天在看!

假借行善招搖撞騙——頭上三尺有神明!

 

十問:“無政府”模式

    問題:中國培訓行業歸誰管?此題起碼目前無解。

    中國培訓業似乎從來都找不到歸口的政府主管部門。教育部?教育部本身焦頭爛額,那有閑功夫管企業培訓?那么是工商部?工商部只管注冊。民政部?商務部?工商聯?政協?越扯越遠,總不會是“畜牧部”吧?因此,長期以來中國培訓行業似乎是個“沒娘管的孩子”。

   既然是市場經濟,沒人管不更好嗎?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恐怕未必。行業發展健康成熟,又能規范自律,政府少管或不管當然最好。但如果不是呢?恐怕就要另當別論了。無論一個人還是一個行業,如果長期處于無法無天的無政府狀態,最后的結果只能是一個——消亡!長此下去,中國培訓行業恐怕最后不得不管的部門是:公安部?(已有先例)。

   國內改革開放以來,企業間為更好地團結一致、整合資源、共享信息、雙勝共贏,一般都有自己的行業協會,例如:外商協會、臺商協會、建筑業協會、家電業協會……還有影視協會、演藝協會、連喂豬的都有“養殖協會”。人家都混上“鞋”了,培訓及咨詢業呢?別說鞋,至今連褲衩都沒混上!為什么?問題的根源恐怕還是

我們的劣根性:

1、占山為王互不服氣(寧為雞頭不為牛后);

2、抗拒制約怕受束縛(渾水摸魚水清無魚)。

 

   多年來國內培訓及咨詢界也會每年召開各種類型的“峰會”、“年會”等等,倒也十分熱鬧。但會議往往側重于課程及培訓師的推介;以及所謂行業排名、頒獎等等,總之基本上都是以行業市場推廣、課程推介、個人名氣提升為主軸,歌功頌德,一片升平。

   而對于行業趨勢、戰略目標、以及行業風險分析、客戶投訴、不正之風、以及行業提升改善等方面卻甚少涉及,是否值得調整?

   我們今后是否也需要多聽取一些不同的負面聲音并做出反省?如果在教別人如何管理,自己行業內部卻如一盤散沙不成氣候,是否非常滑稽并極具諷刺?

 

最后的問題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崛起,中國的企業在發展,他們迫切需要各種外力的幫助。因此,中國的培訓行業也在發展和成長。

    在這個行業里,許許多多有社會責任感的、有社會道德意識的、同時也有扎實專業學識和資歷的機構及有識之士在兢兢業業、認認真真的探索著和努力著。他們的努力和耕耘實實在在地幫助著中國的企業,同時他們自己也在成長和發展。我想,這才是中國培訓業的主流和希望!

   但如果我們能夠認真回顧和總結幾十年來中國培訓業的發展歷程,又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警醒?恐怕部分培訓機構的路走得并不對頭,有些事做得并不漂亮,甚至見不得光。

   馬克思說(實是鄧寧格):“利潤達到100%,有人就會不顧法律,達到300%,就敢冒絞首的風險”,實在是振聾發聵的警句。中國有一句老話:“頭上三尺有神明!”,提醒我們自覺自律才能長久。還是那句老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全世界的企業都會注重盈利,這很正常。但沒有一家世界級的企業會把盈利放在企業戰略目標的第一位,更不會成為企業唯一的目標。否則必然無法實現可持續發展。

試想:任何一個個人或行業,如果沒有理想、沒有使命、沒有愿景、沒有戰略、沒有專業、沒有目標,沒有組織……同時缺乏正義感、缺乏公德心,甚至連良心都讓狗給吃了,只想著拼命斂財,直至無視法紀,會是什么下場?

    因此,中國培訓行業是否到了必須自問、自省、自檢、自律、自清、自理的關鍵時候?

    本人的觀點估計會引起一些人極大的反感,而所說問題也的確可能是一些局部或個別現象。但大家是否也要警惕和防止一些“老鼠屎”混入培訓、咨詢隊伍,而壞了整個行業的“一鍋湯”?

    我想,國內管理培訓界今后是否能夠真正回歸到培訓的本質:培:培養人才!訓:訓練技能!排除、摒棄一些與管理培訓無關的雜質糟粕。

    我想,培訓行業今后是否能夠更加上進好學、更加專業務實、更加注重實踐、更加貼近企業、更加樸實無華、更加低調虛心、更加寬宏悲憫。

 

好心勸個別人一句:

別總是想著口若懸河當大師——別閃了你的舌頭!

別總是想著裝神弄鬼扮大仙——當心閃了你的腰!

別總是想著坑蒙拐騙大忽悠——當心折了你的壽!

 

    而中國企業界,尤其是一些中小型民營企業(最容易受騙的“重災區”),是否其自身也應該有所警醒和檢討?三十多年過去了,企業也應該逐漸成熟,也應該有更強的分辨能力。什么是管理,什么是培訓,什么是咨詢,哪些培訓課程有價值,哪些則是陷阱,應該有起碼的認知。

    似乎總有那么一些人,腦袋好像總是讓門給擠了,跟著“忽悠大師”瞎起哄,糊里糊涂把自己的辛苦錢往別人的口袋里裝,你到底圖什么?認識幾個所謂的“大師”、扯扯淡、合張影,天價買他的臟衣臭褲,真能提高你的社會地位?真能幫你發財?趕快醒醒吧,別再犯傻了!大家賺錢都不易,干嘛楞要往狗嘴里填?

    現在這個世界似乎有點亂,青年人追“明星”,中年人追“大師”,老年人追“大仙”。但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又能怪誰?

    其實,判斷一個培訓課程是否正常,有一個最最簡單的方法:一個老師、一個講臺、一根教鞭!

撰寫此文并不針對任何機構或個人,只是秉筆直書有感而發,一時興起成此“十問”。因此不必大驚小怪,更請勿對號入座。

   本人今天乃一介馬夫,早已與培訓、咨詢行業漸行漸遠,因此不想動任何人的奶酪,更不想刨任何人的祖墳。舞照跳,馬照跑,培訓可照搞,咨詢可照做、鈔票可照撈。

   最后的問題是:問誰?問培訓界?恐怕沒得問,培訓界連“鞋”和“褲衩”都沒有,光著屁股怎么問?問培訓師?恐怕也沒得問,問了有人會跟你玩命!問政府?問相關部門?起碼目前是欲問無門。

 

那么,恐怕就只有:

問天!問地!!問良心了!!!

 
 
拓展圖片推薦   >>更多
信任背摔
畢業墻
空中斷橋
合力天梯
空中蕩杠
空中抓杠
攀巖
天使之手
相互依存
基地地址:河北省唐山市灤縣馬莊子鄉   總部地址:唐山市委黨校西樓319室
聯系電話 0315-5757855(付老師) 18032522811(朱老師)
聯系QQ: 夏冬令營763511505 拓展軍訓1500227245
唐山市崛起企業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冀ICP備12012213號
麻将玩法技巧大全 香港马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云南时时三星基本走势 香港曾道免费资料2019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软件下载 江西快三走势图走势图分布图 极速时时单双计划 时时彩开奖自由的百科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号 极速时时5星 香港港彩精准开奖 江西快三最基本走势图 pk10的899期开奖记录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改20分钟开奖了吗 辽宁快乐12今天开奖走势图 易网重庆老时时